赵雅琳 SPACE


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
首页 >全部文章 > 正文内容

赵雅琳老公满.足.不了我,他兄弟却让我娇.喘.连连......-万读小说网

赵雅琳

01
我叫洛洛,这名字是我那号称知识分子的爷爷取得。然而在安城很少有人知道我这个名字,大家都喜欢叫我瑶瑶,因为这是我的艺名——我是安城‘夜未央俱乐部’的小姐,说白了,就是出来卖的。
而那个处在黑暗当中的男人便是我今晚的金主,我甚至不知道他是高是矮,是胖是扁。只清楚,他今天是买我的人。
我这小半辈子过得非常的不顺遂,要是能活的下去谁愿意来这样的地方?我来自北方的大山,是大山养育的农民,那里的人出了名的贫穷。
——而生我的母亲因为受不了贫穷和一个外地人勾搭成奸,最后撇下我们一大家子跟人跑了。
那个天雷滚动的夏天,我的奶奶被活生生的气死,我的爷爷痴傻成呆,而且原本还想好好过日子的爸爸自从一蹶不振,成为了众人口中抽烟酗酒赌博的不法之徒,而我也被打上婊子女儿的烙印。
——我最恨婊子,熟不料我自己居然成为了自己最不耻的婊子。
“过来。”
听着那略显微润感性的声音,我绽开了招牌性的笑容,向他走过去。就在我要伸过去手,准备拉开灯管的时候,他迅速将我甩到床上,声音里面染上了几分冷厉:“想开灯?”
“你若是不喜欢,瑶瑶怎么敢违背您的意思。”我听到他不悦的声音,立刻堆起笑容,将手搭在他偏大的手掌上轻轻揉搓着。
虽然看不清这个男人,可他口中淡淡的酒水味我还是能闻的出来。这种酒水,是VIP包厢里面的专属。想到这里,我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——原来我还挺值钱的。
“我喜欢听话的女孩,你明白吗?”
他的声音带着刚才没有的低沉,指尖一点一点从我的脸蛋滑过,在黑暗中不断摩挲。感觉到他修长的指尖顺着我的脖颈不断的向下,我眉眼全开风情万种:“那先生觉得,瑶瑶不听话吗?”
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,在他的胸膛处不断画着圈圈,乍看上去很有几分旖旎的味道。夜总会的前辈们说过,这男人啊!就没有不偷腥的。
流水的小姐,铁打的金主,想要让金主记着你的好,你就必须懂得反撩——而这撩拨男人,也成了我的必修课之一。
听到这话,他像是奖赏我一般,在我的脸颊上轻轻啃了一下:“乖女孩。”
说完,只穿一条裤头的身子覆在我的身体上。双手从我的脸颊开始不断下移,隔着薄纱抚摸着我的全身。
身体向来敏感的我,在他双掌的挑逗下,微微闷哼了一声。然而,他像是不喜欢我的声音,狠狠一巴掌便甩了过来,那劲道像是在战场上殊死搏斗,而不是在欢场寻乐子。
嘴角的疼痛没有让我露出怯懦,反而咬紧了牙关不敢再发一声。生怕他又像刚才一样,二话不说的甩巴掌。
可能觉得我乖觉,他放在我大腿上的手轻轻移向了小腹处,然后将衣服一点一点往上去卷。
我的手腕刚想动一动,他忽然抽过一旁的领带,将我的手反绑了起来。带着一丝沙哑的声音从上空轻飘飘地传来,混合着一点酒意。
“你的身体真敏感。”
听着他这么说,我的身体更加抖得厉害,双腿间的潮湿更是不能自控。
最后我只感觉到,他像是发疯了一般,双手撕扯着我的头发,然后进入了我的身体。那一刻的疼痛,我没来得及感觉便晕了过去。
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,还被一丝不挂地绑在床头,空落落的房间里面没有第二个影子。桌角处放着一叠毛爷爷,看来应该是嫖资。
然而此时再多的毛爷爷,也没有办法让我冷静下来,因为我全身露点了。我试图自救了好多次,可始终没有解开床头上已经打成死结的领带。
最后还是夜总会的妈咪俏姐用剪刀,将领带解开。
“瑶瑶,这次过后你也算是入行了,以后好好干,俏姐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我笑了笑,我自己都没有想到,我会把保持了二十年的贞洁当成入行仪式。不过昨天晚上的仪式,着实谈不上美好,虽然俏姐曾不断在自己身边唠叨,这个男人破自己身子总比那些大叔来得强。
——然而那个凶兽一般的男人,她真不希望碰到第二次。
俏姐看了看桌子上的钱,然后轻笑道:“看来他对你很满意,除却我先前给你的五万,这看来是给你的小费了。”
我拿过上面齐齐整整摆放的钱,看上去大概两万左右。那崭新程度让人咋舌,甚至连号都没有改变。
“俏姐,这……”
“这是客人额外给你的,他们的账都是上面直接报销的,这个钱你放心拿就是。”她对我轻声细语,可眼神却时不时从我手中飘过。
我心里面虽然嘲讽,可面上却不敢露一丝不满,连忙从里面抽出一半塞在她的怀里:“俏姐,当初幸好你收留了我,才让我有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,若是瑶瑶不懂反哺之情那不是和畜生没有多大的差别。”
我不是目不识丁的女人知道如何掌控人心,我曾经以第一名的成绩考进当地最好的大学,然而录取通知书却被那个女人撕掉了,而理由可怕的让人心惊——她只是为了用我的痛苦去取阅她的继女。
俏姐重新看了我两眼也没有再拒绝,那笑容比刚才更加的柔和:“瑶瑶,好好跟着俏姐干。像你这么聪明的孩子,以后一定会更好的。”
她将钱拿走便站了起来:“俏姐就不打扰你了,休息一会儿就出去吃饭,然后好好休息。咱们干这行的,身体才是本钱。”
我笑着点了点头,直到她的背影消失的没有了踪影,才一头载进被子里面。今天,我算是完成了入行礼。没有想到那一张膜居然值七万块钱,现在想一想都觉得庆幸,幸好当初没有给了那狗东西,否则这七万块钱不是失之交臂了。
现在这个社会,钱才是亲爹亲妈,其它全他妈的扯淡!爱情,亲情,哪有这个来的实在。想到这里,我将红色的毛爷爷向房顶抛去,随着那红通通的纸张飞落眼睛里不知名的泪水倾泻而出。
——不知道是开心的泪,还是悲戚的伤。
……
晚上等我刚走到化妆间的时候,一旁的天香扭着腰肢狠狠撞了过来,那高跟鞋在我的脚面狠狠拧了几下,声音里面有着说不出的酸味:“啊呦,这是被金主服侍的太舒服了吗?瞧这一张脸蛋红的。”
02
发觉我打不还手、骂不还口她继续道:“我说瑶瑶妹妹,你这单薄的身子骨,能受得住他强烈的撞击吗?你要知道男人最喜欢的还是摸起来有感觉的,不像你这皮包骨头的。”
“自然没有天香姐姐身子健硕,能以一敌十。”
我轻轻回了一句,当初那个女人唯一教会我的便是:这女人啊!说话不能太罗嗦,直中命门就好。
“你这个贱人,你说什么?”
看着她发怒我笑了起来,虽然干这一行讲就和气生财,可也不代表着我愿意被人这样欺负,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,这不管走在哪里都是至理名言。
当年天香的‘成名作’之一,就是一个人侍候十个男人,不停止的鞭挞,让她成为安城台柱子的同时,也成了人们口中的公交车。
找她的人无不是那些爱追求刺激,喜欢新体验的人,时不时有人慕名而来,也不过是想看一看她,是不是徒有虚表,身体是不是经得住车轮战的折腾。这事情虽然增加了她的经济收入,可却也是她最忌讳提及的事情。
“你们这一个两个,都反了天是不是,还不快给我滚去试台。”俏姐怒吼的声音,让化妆间蔓延的战火消散了不少。
天香走的时候对着俏姐微微冷哼了一声:“在这鸡窝,还想当什么金凤凰。也不拿镜子看一看自己是什么东西。”
天香走出去的时候,俏姐的脸色已经黑了。我看着两个人你来我往,心底微微笑了笑。这天香还真是一个狠角色,对自己狠,对别人更狠。
她和俏姐的针尖对麦芒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,毕竟俏姐是龙哥的老情人,而天香则是小情人。当初俏姐将她扔进男人堆,人家还是咬着牙熬了过来。
等天香走远,化妆间的姐妹都躲出去的时候,俏姐拉起了我的手:“瑶瑶啊,你可不能当天香这个没有良心的,当初我对她可是用心良苦,可她是怎么回报我的。”
说着轻轻用指头抹了抹自己的眼角,那里面的伤感之情,真的是比那八点档的苦情女主还来的真,来的勤。
我笑了笑,手轻轻反握住她:“俏姐,瑶瑶不是那样的人。当初俏姐将我从天桥带回来的时候,我就明白自己要报答俏姐一辈子。”
我嘴上虽然这样说着,可我明白她不会相信我,我们之间不过是互惠互利罢了。我为她赚钱,她为我开便利之路。当有一天,这条纽带不在,恐怕我和天香也差不多的待遇。所以这夜总会没有情,有情你就输了。
当我和一排姐妹都站在VIP包厢门外的时候,俏姐还在不停嘱咐:“我今天告诉你们,里面的客人非富即贵,若是你们今天惹怒了这几位,不仅我不会放过你们,就算是龙哥也不会放过你们。”
她走到我面前将我胸前的衣服,微微向两旁拨拉了一下:“在这种地方,坦胸露乳本就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,男人来这里找乐子,找的不就是这些白花花的东西吗?”
我稍稍发愣的时候,她已经附在我的耳间:“瑶瑶,让男人离不开你,你才能在这个地方生存,不要白白糟蹋了你这副好样貌。”
听着她的话,我笑了:“俏姐,我懂。”
门被推开的时候,我便闻到了包厢里面烟酒混杂味道。若是以前的我,碰到这样的地方一定二话不说的离开。可现在,我只能带着招牌笑容,慢慢地靠近他们,靠近这些散发着荷尔蒙的雄性生物。
刚走进,便听到一旁男人略显兴奋的声音:“今天这些妞长的还真是不赖。我说天尧,你这次为了迎接天佑回归,也肯下血本啊!”
“那是自然,你以为一般的货色他能看上?”
那个男的见怪不怪地道:“好勒,就我眼皮子浅。”
从两个人的对话我也能够分辨出他们的身份,这两个人都是夜总会的常客,也是姐妹们争着献殷勤的金主。一个叫做寒天尧,这夜总会一半的姐妹被他玩过,他也是一个来者不拒的。而另一位叫做陆铮,历头也不小,听说家里面是搞房地产的。
“天佑,你先选吧!”
“不用。”
寡淡的声音显得有些高冷,甚至带着一些不合群。可不知为什么,我听着却觉得他有些儒雅,甚至带着一股若有若无的熟悉感。
按理说,这样的声音像我这样的音控应该是过耳不忘的,可却不知道为何总觉得有些影子,又回想不起。
陆铮是一个不落人后的,声音里面带着几分笑意:“天尧,他既然不选,那我选了。天香小乖乖,快过来,想死爷了。”
看着他那猴急的样子,周围的几个男人都笑了起来。而天香自然不敢抚了陆铮的面子:“陆少,人家也想你。”
我微微轻抬了一下头,只见天香的一双手已经轻轻攀在陆少的腰间。那小猫咪一样取暖的样子,引得周围人哄堂大笑。
“瑶瑶,听说昨天破处了!真不知道你家老板将你卖给了什么人,我出二十万,他居然都不松口。”寒天尧伸出手微微一捞,便将我扯在了怀里。双手不停揉搓着我的前胸,像是要将它挤爆一般。
而就在我倒下去的那一刻,眼睛却折射出另一个男人的身影。他看上去,也不过是二十多岁的样子。可浑身上下,却透漏着一股让人捉摸不透的气质。
那一双犹如皎月的眼眸,泛着淡淡地凉意,将生人勿近这个词汇表现的淋漓尽致。然而面容却极其的淡雅,像夏天的一缕清风,看上去让人甚为舒服。这样矛盾的人,我平时还是第一次见。
这个时候的我,只是沉溺于他外形上散发的优越。还不清楚,这世上有一个词叫做——一眼误终生。这个生活在黑暗,像是与暗夜融为一体的男人,会发出罂粟花的芳香。让我忍不住靠近,忍不住沉沦,忍不住心殇……最后留下满目苍桑。
可这样的男人,怎么会和寒天尧这个纨绔子弟搅在一起?而不等我从这个陌生男人的冲击中,反应过来。寒天尧的脸部,已经在她眼前无限制的放大。一双好看的桃花眼,在我身上不断扫视着。
“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货色,真不清楚是被什么人夺了头筹。”
03
他手摸着我的脸蛋,眼睛却瞄着俏姐。那话语里面的敲打之意让俏姐的神色微微变化了一下。脸上的笑容,也多处了几分不自然,可还是开始顾左右而言他。
“寒少说的哪里话,瑶瑶因为一向身体不好,今天寒少要人,我不就给你找过来了嘛!”
听着她讨巧话语,寒天尧的手指在我的脖颈前,来回摩挲:“是真的吗?”
“嗯。”
我进入这个包厢,这是第一次说话。虽然极力保持镇定,但我自己还是能感觉到声音,略微有些颤音。
而就在我说话的时候,明显感觉到寒天尧的手指,在我的脸蛋上轻轻停顿了一下。那动作虽然不明显,可我身体极度敏感,自然能感觉到他手指的变化。
“你的声音很好听,叫床的声音应该更加好听。”
这话引得周围几个男人哄堂大笑,而我也只能硬撑着脸赔笑,欢场的女人,金主说什么就是什么,没有权利质疑。
“真是可惜,若是当初强要了你也是好的,好好一张膜居然被别人的银枪捅破,真是不划算。”
“既然喜欢就上了呗,这安城还有你寒大少不敢动的女人吗?”一旁的陆铮对于他唧唧歪哇的声音显然极其的不满。
“你懂个屁。”
这夜未央俱乐部的幕后老板岂是简单的易于之辈,真是一个饭桶。
就在大家酒过三巡、菜过五味,越玩越凶的时候。寒天尧忽然站了起来,让人将包厢里面的歌切掉。
“今天我们一起举杯,欢迎褚天佑回家。”
我原本被他推开之后,便坐到一旁醒酒。可听到他这么一说,双眸和众人一样,都向那个气质卓然的男人望去。
褚天佑对着周围的人点了点头,神情似乎颇为冷淡。可性格暴躁的寒天尧,似乎一点都不介意他这样的冷淡。
“我选这里给你接风洗尘,不好吗?”
“若是没有外面的闹腾,或许会更好。”他的声音像是醇酒一般,让不少人感觉到轻微的醉意。
寒天尧摊了摊手,重新将我揽到自己的怀里,一只胳膊紧掐着我的腰肢:“宝贝,给你介绍,这是我兄弟褚天佑。”
我笑着道:“褚先生。”
俏姐常说,男人嘛!在自己兄弟面前也是要面子的。若是我想吃这碗饭,遵循的第一条:不论什么时候,都给你旁边的男人足够的面子。
然而褚天佑似乎看不起我这个欢场卖肉的,或者说他骨子里面极致的冷傲,只是拿着酒杯不停的喝酒,没有任何表示。
这样的举止让我虽然有些尴尬,可脸上的笑容却不减。俏姐曾经告诉我,干这行的女人,即使人家将巴掌扔在你脸上,你也得笑着收下——这叫职业素养,也是生存之道。
寒天尧笑着在我脸颊上亲了一下:“宝贝不必理他,他就是那个要死不活的性子。等下去,我帮你教训他。”
这样的话语,这些男人说的不少。若是每一句都信以为真,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傻子。欢场的女人和他兄弟相比,恐怕及不上他兄弟一根指头。这样推唐的话,听听就好,可不能当真。
褚天佑的冷淡,让包厢里面玩嗨的氛围减弱了不少。不过让我感觉到庆幸的是,这个男人的酒量似乎不错。
看着桌子上的酒水不断消失,我嘴角也抿起了微微的弧度。这酒水提成可都是钱啊!想到大把大把的钞票,我觉得自己两眼都在发光。
有时候我自己都觉得掉进了钱眼儿里,可谁让他妈这个社会就是这样,吃喝拉撒睡,哪一样不要钱——现在啊,有钱的就是祖宗。
我想到这里,胸中的浑浊之气也消散了不少。看来今天,自己注定要赚个盆满钵满。然而不等我庆幸的笑容多挂一会儿。寒天尧已经像是磕了药一般,将我的手狠狠抓过去,将整个身子裹在他身上。
双腿分开,面对面勾火的姿势,让周围的人引发淡淡地口哨声。更有不少呐喊的声音,在包厢里面响起。我还出于发愣状态的时候,他迅猛地噙住我的红唇,将自己嘴里面的酒水微微渡了过来。
那窒息中带着激荡的感觉,让我整个人像是失了魂一般。
可能觉得我的脸蛋被憋的越来越红,寒天尧微微放开了唇。声音略显沙哑地响起:“用这样的办法给我喂酒,你能喂多少,我就喝多少。”
我瞥了一眼桌上的酒瓶,他们点的都是这里最贵的酒,和那天那个男人喝的酒一模一样。可我知道,那个男人不是寒天尧。
——因为他想上我,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,可上面的人没有同意。
想到这里,我接过他手中的酒杯将酒水噙在嘴里,对着他的唇压了下去。不就是亲一块肥肉吗?小姐还怕亲肥肉?那也太纯情了,我喂完酒想要离开,小舌却被他狠狠的吸住。
最让我尴尬的是,在喂酒的时候能感觉到他某处已经开始高扬。那微微上顶的样子,让我感觉到浑身燥热的紧,心脏也开始扑闪扑闪。
“这样玩着也不刺激,今天让我在这里干你,这些钱都是你的可好?”
不等我有所反应,他已经从一旁抽出一张卡,将她压在了包厢的软椅上:“这里面有十万,若是你答应我的要求,这里所有的钱都是你的。”
看着他左手晃动的银行卡,我被他压在身下的手微微紧了一下。若是其它地方,她一定不会这样的清高,一夜十万,赚大发了。
“寒少,上面有房间,我带你过去。”
我轻抿了一下薄唇,双手勾上了他的脖颈。希望他能高抬贵手,不要在这里,毕竟这个地方她没有勇气尝试。
“可我觉得这里刺激,二十万如何?”他略显粗粝的大掌,已经从我的胸部游移了进去。那逐渐下滑的样子,让我的精神都颤抖了起来。
看着已经逐渐漏出去的浑圆,还有轻点在上面的朱红。我是真心的怕了,声音里面也带上了几分哀求:“寒少,不要在这里好不好?”
然而我等来的只是巴掌,那一巴掌下来,像是要将耳朵打出血一般。可我根本就没有疼痛的时间,已经听到那森冷的声音:“二十万,还不够我在这里玩一个婊子吗?你真以为你还是处女?”
他的手在我挺立的红肿上轻轻捏了一把:“穿的这么骚,不就是让人干的吗?你这样子又想做给谁看?”
“是嫌弃我给的钱少吗?”
“不是,寒少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“那就让我做你,这样我才相信你不嫌弃我。”
他将桌边的酒轻轻举了过来,然后一点一点地倒在我的脖子上。随着酒水不断下滑,他的舌头也放了上来。
“宝贝,一会儿我让你尝一尝冰火两重天可好?”
听完他的话,我感觉整个身体都不是自己的。可能感觉到我眼眸的变化,他忽然笑出声:“怎么?害怕了?”
“还有更害怕的呢!”
说着,我身上火红色的长裙已经被撕裂了一截。雪白的大长腿,就这样明晃晃地呈现在他人的眼帘。
我不清楚寒天尧为什么会突然发疯,可我能感觉到我今天恐怕是完了。这个被酒意笼罩的男人,眼圈都开始泛红。
就在他的手指要拉下我的底裤时,一旁淡淡地男声传来:“天尧,你喝醉了。”
未完待续……
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!
请点击【阅读原文】查看未删节版。

上一篇:赵雅琳考研专业课日常(二十一)-聊词社 下一篇:赵雅琳美股涨跌互现,恒生指数HSI50聚焦中美贸易谈判-DailyFX

繁华落尽 转瞬即逝

我们需要透过一系列的训练来突破关卡,我们需要达到一个不受到过去历史的羁绊的心境,透过这样的心境,进而引导成为一个适合进行前进到战士人,我们需要成为一个完美无缺的战士,我们的目标是遵循着力量进入无限的领域和穿越!